道路运输理顺交通行政机关与道路运输事业中心

 道路运输     |      2020-01-19 17:14
目前,基层机构改革正在紧锣密鼓进行,安全、稳定、反恐防暴、环保等工作一刻不能停止,管理职能不能留有真空地带,需要及时加快研究,保持工作的连续性   本轮机构改革之后,交通运输领域长期以来形成的“小厅大局”“小局大处”管理格局被改变,在省、市、县三级交通行政主管机关与道路运输事业中心(以下分别简称“交通行政机关”“运输中心”)之间,如何尽快厘清职能边界、理顺工作关系、重构新的交通运输管理格局的问题,已经现实而又急迫地摆在我们面前   本轮交通行政类事业单位改革,涉及道路运输服务领域的有四点情况:一是原道路运管机构除极少数中心城市升格为市政府组成部门之外,均予以撤销;二是原运管机构撤销之后,交通行政机关不一定下设运输中心(湖北目前已经有4个市州明确不设运输中心);三是在设置方式上,运输中心有单独设置的,也有与公路、港航等合并设置的;四是在机构冠名上,有称“发展中心”的,也有称“服务中心”“事务中心”(以下统称“运输中心”)   从当前道路运输管理工作实际需要和基层交通行政机关所思所盼所困,以及部分先行改革到位地方运行情况来分析,主要面临如下问题   (一)行政管理权上收之后,缺少了运管机构“挡箭牌(安全)”“防火墙(维稳)”“草稿箱(起草文件)”“杂物桶(急难险重任务)”作用,交通行政机关人少、事多、要求高,承担着直接的社会责任,感觉履行新的职能力不从心,迫切需要将部分行政工作委托、安排给“运输中心”承担   (二)行政管理权上收、执法权划转到位之后,设置的“运输中心”迫切需要明确到底哪些属于服务职能,如何“去”行政职能,如何确立与所从属交通行政机关、服务对象之间的新型工作关系   (三)目前有地方交通行政机关将部分行政许可和行政强制等职能直接委托、安排给“运输中心”承担,显然违背法律法规规定,与改革初衷也不符。但“运输中心”又不能违抗所从属交通行政机关的指令,由此可能产生不良法律后果,或为重大安全事故倒查埋设追责“隐患”   (四)有业内学者的一些不成熟的观点,对基层正在进行职能界定工作可能造成新的困扰。比如,这次改革的目的之一是要根除“行政类事业单位”性质的委、办、局,但有学者误认为“运输中心”仍属行政机构,并据此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观点;又如,运管机构撤销之后,交通行政机关纵向上划行政管理权,与农业、交通部门之间职能平行划转,两者有较大差异,但有学者忽略了这种差别,同时没有关注改革后运管机构撤销这一现实,进而提出《道路运输条例》等法规有规定而本轮改革没有明确上划的权力事项,仍然由“运管机构”承担等不切实际的观点;再如,如前所述,这次改革之后,省市县三级“运输中心”有的没有设置,主体没有了,又谈何继续承担余下职能的问题   总之,当前交通行政机关与设置的“运输中心”、交通综合执法机构之间,在职能边界问题上均存在模糊认识,尤其是在行政管理职能委托等方面,迫切需要加快研究后给予基层明确的指导   行政委托是指行政主体在其职权职责范围内,出于便利行政管理的需要,依法将其行政职权或行政事项委托给另一行政主体或其他组织   从实用的角度划分,行政机关的行政职能通常包括行政规范制订类、行政审批类(含普通许可、特许、认可、核准、登记等许可等)、行政执法类(检查、处罚、强制)、行政决定类(决策、裁决、复议、确认、奖励)等。除此之外,基层交通行政机关还有大量的行政决策前的协调事项,如经常遇到的车辆超限、非法经营、校车协调管理、安全隐患治理及老旧车淘汰等,需要部门之间协商协调   结合交通行政机关上划行政职能的改革特点,行政职能向下委托有以下方面需要关注   (一)行政许可法第二十四条规定:行政许可可以委托其他行政机关行使,不能委托其他组织行使。“运输中心”不属于行政机关。因此,道路运输行政许可类工作不能委托其行使   (二)行政强制法第十七条规定:行政强制不能委托。因此,道路运输行政强制类工作不能委托“运输中心”行使   (三)行政处罚法第十九条规定:行政处罚可以委托给依法设立的管理公共事务的事业组织行使,前提是该项行政委托必须有法律法规及规章作为依据。“运输中心”不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同时也没有法律法规及规章作为依据。因此,“运输中心”不能接受委托行使行政处罚职能   (四)“运输中心”受交通行政机关委托并以其名义实施管理行为和行使职权,由交通行政机关承担相应责任。如,车型核查、营运客车类型划分及等级评定等行政辅助性工作,可以委托“运输中心”进行,但是对外发布一般需以相应交通行政机关的名义或授权进行   (五)“运输中心”一般不能制订、发布,或经交通行政机关同意后对外发布具有影响力、强制力的行政规范(文件)。因工作需要,对外一般只能发函件   了解一下协警与警察之间的关系定位,有助于理解“运输中心”与交通行政机关、交通执法机构之间的关系。协警是“辅助”警力,虽然财政资金对协警队伍予以补助,但其不具有行政执法权,协警必须在编民警的带领下开展各项工作,在涉及需依法定职权才能完成的任务时,只能由在编民警完成,协警仅起辅助作用。行政管理权的行使亦类似   总之,建议按照“先易后难”的思路,尽快将交通行政管理不能委托的事项、可以委托的事项加以明确,以利于实施主体主动履职。同时,对暂时不能明确的行政职能,先由交通行政机关承担,可以安排“运输中心”参与行使   (一)“运输中心”在推进道路运输事业发展中的基础地位不变。运输管理机构的演变史,既是一部发展史,也是一部改革史,无论机构如何变化,“运输中心”服务道路运输事业的初心和执着永远没变。经过40多年的发展,运管机构集聚了一大批会管理的干部、懂专业的人才,在运输发展、安全监管、行业维稳、信息化建设、推进综合运输服务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些将成为运输事业继续发展的宝贵财富,“运输中心”应继续成为道路运输事业发展的推动者、综合运输服务的重要支撑、运输管理人才的培育基地   运管机构不在,但是服务运输事业的运管队伍还在。给予“运输中心”这样的社会定位,有助于恢复和拉抬目前基层运管人员低落的士气   (二)“运输中心”的从属地位保持不变。交通行政机关是“纲”,所属“运输中心”是“目”,纲举目张。“运输中心”在交通行政机关的组织、领导、指导、监督下:一是独立承担并完成不具备行政影响力、强制力的事务性或技术性工作。如培训、统计、监测、评价、数据服务等。二是受从属交通行政机关的委托,承办、代办、协办一些依附于单一具体行政职能的、事前和事后进行的辅助性行政工作,完成后将结果交由或报告委托机关。如,许可前申请资料复核、许可后证牌发放及数据上传、燃油补贴资金发放审核等。三是按照交通行政机关的统一安排,参加由交通行政机关或执法机构组织实施,并由其承担责任的行政管理工作。如,安全检查与监督、打非治违、运输关系协调、质量信誉考核等。各层级需要对具体行政事项进行具体梳理,固化业务流程、明确责任主体以及对应的“线上”信息化流程   明确“运输中心”这样的地位,有助于在行政管理权、执法权划走之后,虽然责任减少,但保持责任心不下降   (三)“运输中心”的基本职能内容不变。主要包括:班车客运、旅游客运、出租客运、道路货运与物流、城市公交、汽车租赁、驾驶员培训、机动车维修及车辆技术、从业人员管理、客货运站场建设与经营、客货运输网络平台,以及运输安全、运输信用、运输统计与信息化等相关业务   明确这一基本不变的事实,以避免行政机关内设职能部门与“运输中心”之间相互“踢皮球”“打排球”,共同做好道路运输服务工作   (四)“运输中心”的工作方式发生变化。实施三个转变:一是转变角色定位,即,由行业管理监督者转变为行业服务推动者,由主要以行政权为依托实施管理,转为主要通过服务交通行政系统参与运输行业治理;二是转变工作性质:即,由主要面向市场管理对象实施纵向行政管理,转向面向社会平行提供服务;三是转变工作方式,即,由过去的独立承担组织、领导、指导、监督和协调工作,转变为承担事务性、技术性工作,并承办、代办、参办、协办交通行政机关委托的其他辅助性行政工作   (五)交通行政机关的指挥条线发生变化。在“小厅大局”“小局大处”交通运输管理格局情况下,交通行政机关往往习惯于运用运管、港航、公路等业务指挥条线,少用、甚至不用交通运输行政指挥条线。但在本次机构改革之后,“运输中心”没有行政管理权,不能对下实施调度指挥,交通行政机关需要充分运用行政指挥条线,辅之于交通综合执法指挥条线,有效实施省市县三级调度指挥   数字交通直接支撑、服务、影响实体交通。机构改革之后,交通行政机关人员少、任务重、直接责任大,迫切需要运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把以前主要靠“人”来解决的问题最大限度通过“数”来解决。但随着机构的变化,数字交通关系也迫切需要理顺   当务之急是需要遵循“机构职能法定化-业务流程标准化-管理服务信息化”的基本路径,结合数字交通发展规划,重构信息化系统建设总体框架,实现部省市县交通运输上下贯通、综合交通各单位横向联通、政府部门之间互联互通、与各类交通企业之间应通即通。在重构总体框架的前提下,需要全面梳理、客观公正绩效评估基础上(建设的历史背景、存续的时代价值、远期的拓展提升前景),对各层级长期以来形成的碎片化、孤岛型、展示型、“链条长”的交通运输信息化系统,进行系统瘦身、整合,降低运行维护、安全等保、链路租赁等费用,务实有效支撑交通行政调度指挥体系运作   作为交通领域数字监管与服务主要部分的道路运输领域(数据量最大),近期应突出四个靶向进行拓展提升:一是进一步提升“网上运管”系统功能,构建基础监管体系;二是进一步发挥企业监控、部门监管和第三方安全监测三类平台作用,构建专项监管体系;三是进一步加强与公安、市场监管等相关部门数据信息的交互共享,构建多部门协同监管体系;四是进一步深化实施网上年审等便民措施等,发挥各类物流信息平台(多式联运、无车承运)作用等,构建运输服务便民支撑体系   本文章/书籍为收费内容,价格为{{articlePrice}}元。包年会员可直接查看全部内容,充值成为包年会员请点击充值 皇后棋牌 皇后棋牌app 皇后棋牌手机版官网 皇后棋牌游戏大厅 吉林皇后棋牌官方下载 皇后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皇后棋牌手机版 皇后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皇后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皇后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皇后棋牌 皇后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皇后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皇后棋牌app官网下载 皇后棋牌安卓版 皇后棋牌app最新版 皇后棋牌旧版本 皇后棋牌官网ios 皇后棋牌我下载过的 皇后棋牌官方最新 皇后棋牌安卓 皇后棋牌每个版本 皇后棋牌下载app 皇后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皇后棋牌下载app 皇后棋牌真人下载 皇后棋牌软件大全 皇后棋牌ios下载 皇后棋牌ios苹果版 皇后棋牌官网下载 皇后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皇后棋牌 皇后棋牌二维码 老版皇后棋牌 皇后棋牌推荐 皇后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皇后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皇后棋牌手机版 皇后棋牌怎么下载不了 皇后棋牌老版本 皇

相关推荐: